图片传说:“星星的儿女”渴望越来越多关爱

一名家长在集体课上帮助孩子进行训练(5月27日摄)。

在合肥市一栋普通的3层民房里,有一所孤独症儿童训练学校。10多名教师、30多名孤独症儿童和他们的家长在这里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大家庭。学校的创办者是8位孤独症患儿的家长,为了训练自己患病的孩子,也为了帮助更多的孤独症患儿,他们于2005年共同出资成立了这所特殊的学校。

校长许斌告诉记者,学校缺乏稳定的办学场所,几年内已经多次进行了搬迁,现在还是租的民房。搬迁给孤独症孩子的训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孤独症儿童需要更多的时间适应新的环境。幼儿教师出身的许斌,在孤独症学校从教6年的时间,与孤独症儿童家长一起使学校不断地成熟和完善。相对于教学环境来说,教师的紧缺是这所孤独症学校面临的最大困难,学校的非营利性质使学校无法以高待遇留住教师,能够坚守的教师更多的是靠她们的爱心。

对30多名孤独症儿童的家长来说,他们面对的困难和压力同样巨大。多数孤独症儿童家庭是母亲放弃工作从外地来到合肥租房陪孩子进行训练。由于孤独症教育训练的长期性和特殊性,费用大大高于普通教育的支出。一名孤独症儿童家长说:“我不奢望奇迹的出现,只是期待经过学校的训练,孩子能够提高认知、语音、自理和社交等方面的能力,不管多大的困难都要坚持。”

“孤独症儿童有一个美丽的名字——‘ 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就像天上的星星,孤独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一名多年从事孤独症儿童训练的老师说,“星星的孩子渴望更多的关爱,希望更多的人和机构能够关注这群孩子的成长,让他们不再孤独。”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一位老师在个训课上握着一名孤独症儿童的手,帮助孩子进行语言训练(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一名家长抱着孩子准备在教室里午休,多数家长和孩子们中午在教室里打地铺休息(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一名孩子的家长(左)在个训课上坐在教室里陪伴孩子(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在个训课上,教师赵景莉用手遮挡孩子的视线,帮助孩子集中精力。毕业于安徽省肥西师范学校的赵景莉,具有多年幼儿教育经验,她说对待孤独症儿童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一名家长在略显简陋的活动室里陪孩子一起进行肢体训练(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两名孤独症儿童在集体课上进行训练(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中午,几名家长和孩子们一起在学校里吃自带的盒饭(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

几名孩子在家长的陪伴下在教室里上课,他们身后的衣柜里放着午休时所用的被子和褥子(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